相关文章

石雕牌楼-石雕牌坊-石牌楼石牌坊的样式有区别吗

牌楼是什么?牌楼,形式上一看就比坊要厚重复杂很多。牌楼顾名思义,起码是两层三脚四足以上筑物,上方斗拱檐屋,下面可以通行的有顶楼样。目前,北京最为显著的牌楼,肯定首推“前门—正阳门”了。从性质上看,位于天安门广场南端42米高的正阳门拥有飞檐三重,阁楼两叠,箭窗四层,俨然是中国版的“凯旋门”。因为早在元代建设这座“丽正门”之际,其中洞的品性和规格,就是专门通行皇上的“国门国道”。

牌坊是什么?牌坊,外观形态尤其是直观样式颇似牌楼的单体建筑,一般只有单枝立柱,而无纵深跨度。旧时多用来表彰忠孝节义的名家人物,国内这类代表性建筑的统称有“功德牌坊”、“贞洁牌坊”、“三元牌坊”、“百岁牌坊”之流。牌坊通常用石料或木料建成,也称为石牌坊、石雕牌楼等名字,一般以三门、五门、七门洞开。洞开的节数愈多、,其名其势愈显赫。有意思的是,牌坊洞开的节数,旧时不像今人特别喜用“六”这个数,《尚书·洪范》里面格外提及“六”的不幸:“折、疾、忧、贫、恶、弱”统称为“六极”。旧时的价值取向反而看中“单奇”数目,像“一品清廉,,、“三阳开泰”、“岁寒三友”、“五福捧寿”、‘五子登科”“七星高照”、“龙生九子”等。

其实正阳门中间的“通道”只是形同虚设,皇帝不来走,大门也不开。中国历史上,走背字时的皇帝,没有一个有心情是打正阳门“退朝”的。

自古以来的中国封建社会,从定义上看,是缺少什么寻找什么。孔子的“仁学”出现在春秋末期的“礼坏乐崩”的年代。孔子倡导“仁学”是为了找寻失落的‘礼”制。也就是“克己复礼”。孔子究竟要复原的是什么“礼”呢?

所谓“礼”,它囊括了饮食、起居、冠昏丧祭、嫁娶射御等整个社会生活。由于“礼”体现了社会生活中的组织结构原则和运行的程序机制,不论上下尊卑、亲疏长幼,所有人际关系全靠礼制维系。如果出格违礼,便会招致不良后果。

“礼”既是社会基本单位—家庭的生活规范、家庭人际和谐的润滑剂,冲突的调节器,也是政治生活的纲纪。从这个儿看,家礼与国礼又是相通的。再形象一些看的话,家礼的约束就是牌坊,而国礼制约则是竖起牌楼。

礼制的“三纲五常”当中,其层面起码包含有“父慈、君令、臣共、子孝兄爱、弟敬、夫和、妻柔、妇听……”

中国几千年封建历史有一个相当乖张的史实:越是穷乡僻壤,越是陌途险路,那里的石雕牌坊就越是豪华规范,不可一世。比如享有“程朱闽里”牌坊圣景的皖南徽州,随处可见“贤尚”、“妻节”、“慈孝”、“昌礼”一类贞节牌坊。在徽州的桑梓乡土之上,宋明两代遗留下来的贞节牌坊遥巡成群,落寞地矗立在凄婉的原野,大部分的四柱贞节石坊仿额上面,通常写有“矢贞全孝”、“立节完孤”一类的敬辞。修坊的主旨,无非就是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白勺礼教理学。与牌坊不同,石牌楼多数情况下修建在城镇的“豪华”地段。

自石雕牌楼在城镇的建筑中,不仅仅只是一种重要的象征和装饰符号,现在更成为了民族建筑中的一种象征和标志。